【黄少天生贺5h/24h】分手记事

cp黄少天x楚云秀

HE






黄少天和楚云秀分手了。

他俩在一起的时候,旁人本来就不看好。黄少天话多,楚云秀性子急,这两人在一起保不齐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可事实上从开始到现在,两人几乎没有吵过架,甚至连分手都看上去和和气气。

楚云秀给黄少天去了条信息:“累了,不想谈了。”

过了许久,黄少天回了一个“好”字,便算是分了。

没有哭天喊地大吵大闹,没有删好友,两个人甚至朋友圈还互相点赞,但再没有在晚上熬夜跟对方语音,也没有每天早上起床先给对方发早安。

日子总要继续,不会为一个片段停留太久。楚云秀甚至可以在比赛输了两队握手时,真心给对方道一声打得不错,恭喜。



黄少天盯着楚云秀脸上分毫不差的笑容,深知看向自己时眼底还有些许波澜。甘心吗?不甘心。还是喜欢着楚云秀,黄少天骗谁也骗不了自己。可是越爱,就越想尊重对方的选择。黄少天不想知道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或者是感情哪里出了问题。他唯一知道的便是楚云秀在自己面前笑得少了,和自己一起插科打诨的次数也少了。兴许和自己谈恋爱更像是找了个碎碎念的妈妈吧,烦了倦了也是正常的。

和烟雨那场比赛结束后,蓝雨总分上窜至第二,而烟雨则在季后赛名额争夺中徘徊。换做以前,黄少天少不了去帮楚云秀调整心态,而现在...算了吧,这已经超出了朋友的范畴不是吗?

黄少天在比赛结束聚餐中心不在焉,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但毕竟是以大比分战胜烟雨这种老牌战队,一队人还是开开心心跑去唱K。喻文州把黄少天拉到一边,光影在喻文州脸上闪来闪去:“因为楚队?”

黄少天点点头,目光却是在别处,不愿意看着喻文州。

“那你能处理好吗,不要影响状态的前提下。”

黄少天继续点头,脑子里一片空白。处理个屁,如果处理是要清除他脑子里所有跟楚云秀有关的东西,黄少天的脑子也就不保了。





与此同时,楚云秀又一个人偷偷跑上了烟雨大楼的楼顶,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台阶上,点燃一根烟。台阶冰凉的,楚云秀被惊了一下 但还是懒得起身。反正现在再怎么亏待自己也不会有人婆婆妈妈念叨了。

火光在黑夜中摇曳着,楚云秀目不转睛盯着它。周围分明是一片寂静,楚云秀脑子里却不断响起黄少天的声音。

“女孩子就系用嚟宠嘅...”

“哇楚女王你云霄飞车一点都不带怕的啊?不行了不行了我好晕你扶一下我快点,我要是不小心倒在这了多丢你面子...”

烟快燃尽了,楚云秀指尖感受到了烫,随手摁熄在旁边,才想起来一口都没抽。






“女孩子就系用嚟宠嘅,呢些男人嚟做就好!”黄少天从楚云秀背后将她要从顶柜拿出的调料取下,随后双手抱臂靠着墙看向楚云秀:“做乜好吃嘅?”

楚云秀假装没有注意到黄少天踮起的脚,也假装听不懂黄少天在说什么,冲他挥舞了一下铲子,一脸凶神恶煞:“说人话!”

“好好好,我说咱们楚女王这种女孩子呢也就是用来宠的,这种取东西的粗活还是男人来做就好啦。云秀啊,今天做什么好吃的?你知不知道我为多吃吃你这顿饭,连早饭都没有吃啊?”黄少天一脸委屈看着楚云秀。

楚云秀噗嗤一下笑出声:“自己起得晚还怪我咯?”

黄少天装作无意扫视了楚云秀全身:“也不知道是被谁累的喔,听说是某个楚姓队长干的好事诶,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就算楚云秀是能面不改色说荤段子自如的人,在黄少天面前还是忍不住红了脸,赶紧把黄少天推出厨房让他去打扫卫生。这是他俩在一起的第一个夏休。

最后楚云秀不负黄少天希望做出了大餐,味道先不做评价,不过黄少天还是吃的津津有味。吃完饭他主动洗碗,楚云秀看着黄少天弯着腰仔细洗着盘子,突然想一辈子就这样吧,一个人做菜一个人洗碗,一房二人三餐四季,不过如此而已。

下午便像普通小情侣一样拉上窗帘窝在沙发里看电影,最后结局是什么,楚云秀忘了,只记得自己哭得稀里哗啦眼线糊完的时候,黄少天紧紧把她圈在怀里,一下下拍打着她的后背:“乖乖不哭啊...”这么一句话翻来覆去在楚云秀耳边盘旋着,唇瓣小心翼翼碰着她的额头。楚云秀一个暴脾气直接咬了上去,单刀直入撬开黄少天牙关,倒把黄少天吓了一跳;“姑阿妈唔好肝猛好咩,很惊嘅诶!”剩下的话都被唇齿间的交锋所吞噬。

第二天两人趁着夜色跑去了游乐园。本以为夜场人会少很多,结果却不尽人意。

四处灯火通明,灯带缠绕在路旁的栅栏上。楚云秀想都不想,拉着黄少天直奔过山车。

黄少天一脸惊讶:“我以为你会去旋转木马的?哇楚女神你这么猛的妈我有点害怕诶!不行不行我今天要不陪你去是不是很丢人啊... ...”

一统碎碎念下来,两人已经走到了过山车排队处。都没取口罩,只能看见对方的眼睛。

黄少天眼睛亮亮的,像星星。

等系好安全带,楚云秀才发现黄少天握住了她的手。

楚云秀又是好笑:“怎么啦,大名鼎鼎剑圣居然开始怕了?”

“才没有的事诶,我是怕你一个小姑娘害怕好吗,握住你的手才好保护你知道伐?还有啊以后少玩点这样的项目,不如咱们等下去摩天轮好吗。”黄少天说。

“好。”

然后到半空中,楚云秀发现黄少天牵着自己的手越拉越紧,便在风声中咆哮:“你要害怕就喊出来啊!!!!”

黄少天没有回应,但开始俯冲的时候楚云秀清晰听见了他的声音:“楚云秀我喜欢你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

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听清了黄少天喊的什么,反正黄少天一下过山车就牵着楚云秀不放手了:“哇楚女王你云霄飞车一点都不带怕的啊?不行了不行了我好晕你扶一下我快点,我要是不小心倒在这了多丢你面子...”

楚云秀笑得花枝乱颤,看黄少天脑门上还有着冷汗,掏出纸巾帮他擦掉:“走走走,去摩天轮,我跟你讲啊在最顶上你自己坐过来亲我。”







回忆到此结束。一切色彩终止于眼前的黑暗。

楚云秀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闭上眼睛想到的都是黄少天。开心的黄少天,不开心的黄少天,碎碎念的黄少天,和自己一起开小号去荣耀逛风景的黄少天... ...

楚云秀在黑暗中手交叉着抱紧了自己,风在耳边呼啸着。楚云秀突然很想有个人在身边,然后她能痛痛快快哭一场,哭完之后和那人聊聊天。翻开手机通讯录,却没有一个能找的人,黄少天的联系方式被她删了。

楚云秀安慰自己说,不就是觉得和他谈恋爱累了么,歇会儿说不定有更好的人出现呢,为什么非得是黄少天呢,他和自己性格既不相似也不互补,为什么要在一起那么久呢?

另一个声音说着,不为什么,因为他是黄少天,仅此而已。






而黄少天那头告别了喻文州回到自己房间,将椅子拖到窗边,坐下正好能看见烟雨的标志。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突然形单影只,再话痨的人也会沉默,然后只想说话给自己听。黄少天百无聊赖翻看着微博,圈友知道他俩在一起的不多,也没谁会因为他们分开大做文章。挺好的,至少可以只看着别人的生活,自己置身事外。

久违的特别关心提示音骤然响起,黄少天差点把手机摔了。急急忙忙点开,发现微博内容只有两个字:晚安。配图是随手拍的夜景,虽然模糊,但黄少天一眼就认出来那是烟雨的天台。






“每次我不开心就会上来,这里风景特别好是不是?”楚云秀一脸笑意。

黄少天环顾四周,万家灯火,天台上小小的一片黑像是无形的屏障,将两人与喧嚣相隔开。

“这么黑你女孩子家家注意一点啊别磕着碰着了听到没有听到没有?你有什么不开心记得给我说好吧,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在都尽量陪你。你别给自己那么多压力听到没有,我家女王是用来宠的诶不是拿来长皱纹的。”黄少天说着,突然发现了楼梯旁角落里,星星点点还有些烟灰。

“楚云秀!你看地上烟灰都积多重了,说吧你是不是想虐待你的肺,嗯?”黄少天尾音上扬着,G市人说话糯糯的,此刻虽是凶楚云秀,听起来倒更像是嗔怪。楚云秀难得乖巧冲他一笑:“知道啦,以后少抽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哦靓女。”黄少天自然而然牵过楚云秀的手,十指相扣,将她往自己怀里搂楼:“这里风大,以后少上来知道吗,本来头就容易痛还吹风,等你老啦头痛厉害啦还不是只有我来照顾你。”

楚云秀听着黄少天从胸腔传来的心跳,轻轻嗯了一声。







黄少天随手抓起一件外套就往烟雨大楼的方向跑。

酒店和烟雨离得不远,黄少天第一次感觉自己跑得那么慢。没由来的突然心疼,是在看见楚云秀微博说自己一个人在天台开始的。放不下她啊,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只有在黄少天面前,楚云秀可以卸下一切铠甲,安安心心做自己的女王,像所有小女生一样放声哭放声笑,甚至是出丑发点疯。可是没了黄少天的楚云秀,不再是放肆的楚云秀了。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黄少天来过烟雨很多次,都是同楚云秀一起。保安认出黄少天了,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放他进了大楼。熟练按下电梯顶层按钮,再沿着走廊跑到楼梯口,那里有一条上天台的楼梯。

三步并作两步走,黄少天刚踏出楼梯间就看见坐在台阶上的楚云秀。

“你怎么穿这么少,不冷吗你?你知不知道这样自己会感冒啊天天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楚女王你能不能对自己好点啊我看着有多心疼你知不知道!”黄少天脱了外套将发呆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楚云秀裹了起来,狠狠塞进怀里。

“你怎么来了?”楚云秀愣住了,而后几秒推开了黄少天:“喂,我们分手了好不好,你谁啊你?”

“我,黄少天,作为楚云秀小姐的前男友,现在正式宣布我后悔了,我后悔答应楚云秀小姐提出的分手请求并且现在我只想做一件事情,把她抱在怀里狠狠拥抱让她长点记性,让她知道离了她我很不开心,没了她我很不习惯,我现在很想她很想她,而且像今后陪她一起到老,请问楚云秀小姐听见了吗?!”黄少天深吸一口气,一次性将心中所想一起说了出来。

楚云秀眼眶倏地红了,伸出手将黄少天抱住:“好,我之后不任性了。你可不可以在我下次说胡话的时候拒绝我?”

黄少天呼吸着带着楚云秀独特气味的空气,轻轻在她眉间落下一吻。

“好。”

--一起到老好不好?

--好。




fin.

我不是魔鬼不是魔鬼,只是混在太太中间的咸鱼。

感谢看完的你。接受批评接受建议。

*来自艾米莉狄金森

评论(17)

热度(76)

© 芣苢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