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戴搞事周年庆/13:14】雏菊

歌曲:*雏菊--彭雅琦

ooc有,脑洞有,糖有。



韩文清看着倒在自己肩膀上熟睡的姑娘,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小姑娘的双马尾有点散了,发丝贴在脑门上,随着她的呼吸一动一动的。韩文清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发尖,戴妍琦像是感觉到了似的,砸吧砸吧嘴,轻哼了一声又继续睡着了。


耳机内歌还在继续放着,清亮的女声缓缓唱着。


大巴上一群闹腾的家伙也都睡得香甜了,谁也不会注意到堂堂以刚硬著名的体育部长韩文清会有如此温柔的表情。此次旅行是学生会内部组织的活动,为了使单身人士有压力,主席叶修特别指示了有伴侣的朋友可以带上伴侣一同前往。结果放眼整个学生会,也不过就那么几对人卿卿我我,剩下一堆吼着看不下去的单身狗。至于像韩文清和戴妍琦这样内部消化的,一下子成了众人口诛笔伐的对象。


韩文清才不管呢,能和自家小姑娘一起去旅行,想想都忍不住笑。路途有些远,戴妍琦早早就睡着了,留给韩文清足够的时间去观察他的小姑娘。


不经意抬头,发现车已经驶入了田野。韩文清对花不感兴趣,却突然发现在风中微微颤动的花他认识。


“你是风里的小花,你是干净的白色...”


小姑娘也很喜欢雏菊呢。






“韩文清学长!我是大一中文系戴妍琦,你还记得我吗?”


自从戴妍琦刚到R市那次,表哥肖时钦忙着写代码没法接机,便委托韩文清去接戴妍琦后,戴妍琦就开始各种出现在韩文清世界里。韩文清虽然不是什么过目不忘的人,但戴妍琦这同样一句话,每见面就说一次,韩文清不记得她都难,更何况是个长得还蛮可爱的小姑娘呢。


况且自从戴妍琦知道韩文清在图书馆一般坐在哪,出现频率又更高了,甚至还和管理员成了朋友方便了解韩文清每次要借哪些书。兴许是发现韩文清最近没空理自己,戴妍琦便开始用纸条跟韩文清交流,纸条便放在韩文清借的丛书的下一本里。从此以后,韩文清就时常会在自己要准备借的书里面发现小纸条和干花。


没别的话题,无非是不痛不痒的,有的是说要降温了多穿衣服,又或是问问韩文清课题怎么样了。女孩子娟秀的字体在牛皮纸上书写着问候,淡蓝色的墨迹微微晕开。明明什么联系方式都有,但小魔女就是喜欢用这种方式交流,挺可爱的。


韩文清也便在看完书之后腾出一点时间给她回复,短短几句话而已,写完便放在图书管理员那里,等着戴妍琦下次来的时候给她。


戴妍琦之心路人皆知嘛,谁都看得出小魔女对韩文清这个大魔王动了心。


说韩文清对戴妍琦完全没有感觉,那是不负责任的开玩笑。但是韩文清大三了,忙着保研的各种事情,加上学生会体育部的事情大大小小还需要他过目,的确是没有空再找个女朋友了。


干花渐渐攒了一盒子,韩文清也没想过要去了解下品种,就一直放在寝室里。


日子一天天过去,等韩文清终于有空闲时间的时候,突然发现戴妍琦好久都没有写纸条了,问了问图书管理员,发现戴妍琦也好几周没来过图书馆。


小魔女是终于放弃追自己了吗?韩文清本应该舒一口气,毕竟是朋友的妹妹,但事实上想到戴妍琦不会再找自己了,韩文清心里挺不是滋味的,眉头皱着,想着要不要还是企鹅上戳一下小姑娘问问怎么回事。


“哎呀最近忙着排练圣诞晚会呢,忘记给你说啦,我加入学生会文艺部啦,以后也算是你半个同事了!”韩文清消息还没发过去多久,小姑娘就给回消息了。


一看时间,也是快到圣诞节了。韩文清一直对这些活动不感兴趣,但此时却突然想去凑凑热闹。





“老韩,打球去不去?”同寝室的张佳乐抱着篮球问,张新杰和林敬言也一并往外走去。张佳乐看见韩文清终于没在码论文,冲韩文清扬了扬下巴。


“等我换件衣服。”韩文清答道。


其实也不是那么想打篮球,但听戴妍琦说,他们排练的地方在体育馆,正想着没理由去看呢,张佳乐一提打球韩文清便一下子答应了。


“去体育馆。”韩文清边整理护腕边说。


“哎哟老韩,有情况啊?”张佳乐凑过来问。其实平时他们打球也都在体育馆,也没见韩文清这么强调过去哪打球的问题,一下子就反应过来韩文清的目的,可能不单单只是打球这么简单。


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女孩子?”


林敬言跟着追问:“是不是给你送花儿的那个啊?”


韩文清给他们露出了一个微笑,吓得张佳乐把球都扔了:“老韩我求你正常点,你一笑瘆得慌。”


韩文清没理他们,继续大步走着。


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戴妍琦他们一行人正好在篮球场旁边的主席台上排练着。小姑娘没看见韩文清,继续认真拉着同学们排练:“对,你从这儿上台,走到这里停下,然后说台词,明白了吗?......”


韩文清看着戴妍琦站在一堆高个儿中间,气场却丝毫不输给他们,一下子笑出了声。张佳乐张新杰和林敬言顺着韩文清目光瞅去,就看见了小姑娘生气地跺了跺脚。


“喔,肖时钦他妹妹是吧?”林敬言笑笑。


“老韩这眼光不错啊,迟早成为嫂子是吧?”张佳乐看着戴妍琦双马尾一动一动的,觉得挺可爱。


“去,别瞎说。”韩文清话虽然依旧严肃,但完全藏不住其中的笑意。


四个人没法打球,张佳乐摸出手机就给孙哲平打电话。他们几个算是全校都知道的人物,一个寝室四个人,四个都是学生会干事,加上韩文清体育部长buff加成,没费多少劲就把旁边一个打球小学弟招呼来了。六个人,正好三打三。


“老韩你给我们留条活路啊。”张佳乐嚷嚷着。他和孙哲平还有林敬言一组,明显能感觉到对面韩文清的火力全开,打个球跟打架一样凶残,完全不给张佳乐他们留机会。


“懂懂懂,要给老韩在未来嫂子面前多点展示的机会。”林敬言接话道。


韩文清不可置否,抬头正想看看戴妍琦排练得怎么样了,就看见一个男生冲戴妍琦吼着,戴妍琦脸涨得通红,却仍然给男生解释着什么。


“走去看看?”孙哲平看见这幕,难得地准备去管管闲事儿。他过来的时候,韩文清四人已经结束了对戴妍琦的讨论,孙哲平不认识这个小姑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姑娘和张佳乐他们应该认识,就看见韩文清直冲冲向主席台走去,整个人都处于低气压状态。


“你是编剧你了不起行了吧?你说啥就是啥,想删戏就删呗跟我商量什么啊?”


韩文清还没走近,就听见那男生冲戴妍琦吼着。


他放慢了脚步,正好能听清戴妍琦的解释:“剧情需要,你这个角色在这一场出现会显得突兀,所以我自作主张给你删了,对不起。”


“呵,女人就是麻烦。编剧大人,我看你有其在这写剧本,不如继续去追你的学长。”男生并没有接受道歉,反倒是更加得寸进尺。


戴妍琦咬着嘴唇,气得身体有些颤抖:“请你尊重别人的隐私。”


没等戴妍琦反应过来,韩文清用手一撑就翻上了台子,随即拍了拍手上的灰,看都没看那个男生一眼,:“反派一般死于话多。”


男生还想狡辩什么,余光一瞥看见了站在台下笑着望向他的张佳乐,和一脸严肃的孙哲平张新杰林敬言。得,几个不好惹的哥都在这站着呢。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现在立马道歉;第二,现在跟我打一场球。”韩文清低头,看了男生一眼,随即撇开看向了戴妍琦。小姑娘脸上的表情由气愤变为了惊讶,现在估计是心底偷着乐。


后面一堆演员还看着呢,当众道歉挺没面子的,前面说过的话就会跟放屁差不多了。但好像跟韩文清打球,更加没有面子。男生拳头悄悄捏紧,青筋跳了出来,冲戴妍琦咬牙切齿道:“对不起。”


“不够真诚。”韩文清低沉的声音传到了在座每一个人耳中。


“韩部长,你还想怎样?”男生听闻韩文清对戴妍琦的殷勤好像并没有怎么理会,才敢拿戴妍琦追韩文清的事情挤兑戴妍琦。韩文清出现本就令他惊讶,而韩文清此般护着戴妍琦更加令他疑惑。


“我家小姑娘,是你能随便欺负的?”声音不大,但传到戴妍琦耳中却无比清晰。我家小姑娘,我家...所以,是接受自己了?!


台下孙哲平也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吹起了口哨,张佳乐还嫌不够震撼,手合成喇叭状就冲台上喊着:“嫂子,今晚请吃饭不?”


妈呀,真尴尬。戴妍琦心想着。没等她从韩文清突然出现的欢喜中调整过来,韩文清又突然来了这么一波秀的操作,戴妍琦脸红得跟西红柿似的。台上演员不乏戴妍琦朋友,一起跟着孙哲平他们起哄。


得了,还得感谢那个男生的神助攻。戴妍琦在小本本上记下一笔,以后一定得请他吃饭。





“咳,亲爱的男朋友韩文清同学,我想邀请你去看圣诞晚会。”戴妍琦一本正经。明知道韩文清最近刚把结题报告交上去了闲得慌,肯定是会来看晚会的,戴妍琦还是再亲自邀请了一次。


自从上次排练韩文清秀了一波操作之后,两人该请朋友吃的饭都吃了,散步也散了,小手也牵了,一切又回到了正规。戴妍琦还是喜欢没事儿就给韩文清写小纸条。只不过现在不需要再通过书了,每次和韩文清见了面,戴妍琦走之前就会把纸条给他。这次和纸条一起到韩文清手上的还有一张入场券,看号码应该还是戴妍琦黑箱操作才拿到的。


晚会如期而至。前几个节目韩文清都看得心不在焉,这不是他的风格,可这怪不了他。他长这么大头一次遇见一个这么能抓住他心的姑娘,现在韩文清满脑子除了论文就是戴妍琦,哪有心思能够看下去别人的表演。再加上戴妍琦打死都不让韩文清进后台看看今晚她的样子,更加激起了韩文清好奇心。


戴妍琦是编剧,自然不可能有太多戏份,只是客串了一个在街边唱歌的姑娘。


平心而论,剧情不是很新颖,但是当戴妍琦一出现在舞台上,韩文清挪不开眼了。素色的连衣裙,蓝色绸质的腰带松松地系在腰间,普普通通的打扮,却足够在一众淡妆浓抹的演员中脱颖而出。戴妍琦开口缓缓唱着,声音慵懒但又有说不出的吸引力,如深渊一般,一不留神就坠入其中。


“你是风里的小花

你是干净的白色

每当你笑起来

我就想到晴天的大太阳

......”





兴许是车上太过颠簸,戴妍琦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睁眼就看见韩文清认真注视着窗外。一瞥,发现是一片花海。


注意到戴妍琦醒了,韩文清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醒了?”


戴妍琦低低应了一声,随后板起脸故作严肃看着韩文清:“韩文清同学,我严肃地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窗外的花是什么吗?”


“雏菊。”


“你是周泽楷吗,就不能多说几个字?那好,我再问你,你知不知道当年圣诞晚会我编的那个剧叫什么名字。”


“嗯,也叫做《雏菊》。”


“韩文清,那你记得我之前在图书馆给你送的干花是什么吗?”


“雏菊。”


“那你知不知道雏菊的花语是什么?”


韩文清没回答,伸手就将戴妍琦圈进了怀里,下巴抵着戴妍琦的额头,沙哑着声音:“是不是我不表白,你也就一直不会说?”


戴妍琦在他怀中笑着,也不回答,就静静听着他的心跳。


雏菊,藏在心底的爱。


你是我纯粹的快乐,你是我所有的全部的最想的最爱的。



fin.



目录见置顶

戳tag看更多太太的文噢

我发誓我再也不死线了xxx质量堪忧


评论

热度(37)

© 芣苢呀 | Powered by LOFTER